DreamMaker

本来是有一个新年寄语的,现在没有了,太中二了,删了删了~

 
(最后一天了,祝新年快乐)

 
阅读全文以查看2019年一言归档


我要前半生的烟火气,
我要后半夜的风霜雪。
我要去路终己不顾的孤勇,
我要客途甘之若饴的俗梦。
我要胭脂色,我要颓唐客。
我要你。

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
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
它们很温暖,我注视他们很多很多日子了。

越是气场平和、心性温柔的人,
越不爱和别人太密切地交往,
生怕哪里辜负了对方的期待,
同时也绝少期待他人。
于是在一般社会看来,反而像是比较冷淡的人。

可惜越温柔的人,偏偏越难驯服。

我希望余生的你,能修炼五样东西,
扬在脸上的自信,长在心底的善良,
融进血里的骨气,清风拂面的温柔,
刻进命里的坚强。

我酝酿出一份巨大的悲哀,却流不出几行眼泪。
我全面袒露自己的软弱,捶胸顿足,
小丑般无理取闹,可万物充耳不闻。
我无数遍讲诉自己的孤独,又讲诉千万人的孤独。
越讲越尴尬,独自站在地球上,无法收场。
            ――江月宴

终有一天,你会跨过静谧无声的洗墨江,
离开群山环抱的旧桃源,来到无边阴霾的夜空之下。
你会目睹无数不可攀爬之山相继倾覆,不可逾越之海干涸成田,
你要记得,你的命运悬在刀尖上
而刀尖须得永远向前。

愿你在冷铁卷刃前,得以窥见天光。
            ——priest《有匪》

我们仍需与生命的慷慨与繁华相爱,
即使岁月以荒芜和刻薄相欺。
            ——《尘曲》

过于频繁的交流很容易造成一种恋爱的错觉,
一种由习惯,信任和欢喜交杂出来的依恋的假象。
可是我们都知道这不是爱啊,
这怎么能是爱呢。

谁终将声震人间,
必将长久深自缄默;
谁终将点燃闪电,
必将长久如云漂泊。
我的时代还没有到来,
有的人死后方生。
            ——尼采

人生本来就没有相欠,
别人对你付出,是因为别人喜欢,
你对别人付出,是因为自己甘愿。
情出自愿,事过无悔。

终有一天我将举杯,
敬一敬我的冲撞,我的孤勇。
我秉直的脾性,我的泪不自禁。

社会也是这样,
它的进化和活力,
是以种种偏离道德主线的冲动和欲望为基础的,
清水无鱼,一个在道德上永不出错的肚会,
其实已经死。
            ——《时间移民》

大概所有人在人群中,
都是如此感受到强烈的孤独,
任何亲密都被防御性的独立破坏掉,
剩下互相站立着的人,
彼此直直矗立,仿佛远古洪荒。
            ——胡迁《大裂》

我们心中都藏着万水千山,
蜿蜒曲折,难以攀行
不是顺着两行泪水,
就能找到方向。
            ——杜十三《伤痕》

我开始觉得,人生应该主动点。
不管做什么,有什么困难,
需要自己主动去明白它,
那么心境就很不一样,不会有被蹂躏的感觉,
要蹂躏也是自己蹂躏自己。
            ——陆庆屹《四个春天》

为什么爱文学?
这个问题很简单
因为我的青春里只有它。
它是我灰暗青春里唯一的光亮,
是把我救出堕落泥潭的唯一绳索。
            ——韩浩月

读书到某个相似段落的恍神,
在外喝冷饮唤起味觉的苏醒,
抑或是整理旧衣物时不落痕迹的叹息。
这些由你衍生出来的琐碎,
在数年如一日的白夜里,
融汇成轻柔而遥远的光河。
不再触及我。
却依然照耀我。

我们走过虚无与彷徨,
我们走过颓废与沮丧的人世
是否因为美
可以如释重负
            ——蒋勋《烛泪流逝》

我开始把东西写的晦涩难懂,
而越晦涩越让我感觉安全。
只有足够安全的时候,
“一个我”才能幸灾乐祸地说“哈哈哈,终于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吧”,
然而接下来“另一个我”就会问“难道有人想知道吗?

我们确实活得艰难,
一要承受种种外部的压力,更要面对自己内心的困惑。
在苦苦挣扎中,如果有人向你投以理解的目光,
你会感到一种生命的暖意,
或许仅有短暂的一瞥,就足以使我感叹不已。
            ——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

我渴望能见你一面,
但请你记得,我不会开口要求见你。
这不是因为骄傲,
你不知道我在你面前毫无骄傲可言,
而是因为,唯有你也想见我的时候,
我们见面才有意义。
            ——西蒙娜·德·波伏娃《越洋情书》

社会要看到辉煌的成绩,
才能承认你的天才。
            ——巴尔扎克

忧郁是因为自己无能,
烦恼是由于欲望得不到满足,
暴躁是一种虚怯的表现。
            ——大仲马《三个火枪手》

有时候你会特别渴望找个人谈一谈
但是到最后你会发现
有些事是不能告诉别人的
有些事是不必告诉别人的
有些事是根本没办法用言语告诉别人的
有些事情是即使告诉了别人也理解不了的
所以你要学着长大慢慢把满腹委屈埋在心里
然后做个波澜不惊的人

我什么都没有忘,
只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
不能说,不能想,
却也不能忘。
            ——史铁生

人的一生是万里河山,来往无数过客。
有人给山河添色,有人使日月无光,
有人改他江流,有人塑他梁骨。
大限到时,不过是立在山巅,江河回望。
            ——尾鱼大大

生活中就有这样的事:你接连数月每天都碰到一个人,
于是你同他的关系便十分亲密起来;
你当时甚至会想,没有了这个人还不知怎么生活呢。
随后两人分离了,但一切仍按先前的格局进行着。
你原先认为一刻也离不开的伙伴,此时却变得可有可无。
日复一日,久而久之,你甚至想都不想他了。
            ——毛姆

人生如戏,人人都在扮演着一定角色。
有人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演戏,把戏演完。
另一种人,发现生活原来是一出戏,就努力离开舞台。
第二种人错了,
因为剧院以外,什么也没有,没有另一类生活在等着你。
这场戏是唯一的演出。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我们读诗写诗,并不是因为它们好玩,
我们读书写诗是因为我们是人类的一分子,
没错,医学、法律、商业、工程,
这些都是崇高的追求,足以支撑人的一生。
但诗歌、美丽、浪漫、爱情,
这些才是我们活着的意义。
            ——《死亡诗社》

当人即使在梦中,
仍不知幸福的所在,
那才是最深的悲伤。
一路的荒野,我们万水千山。
            ——田维《花田半亩》

他们所遭受过的艰难困苦并没有给他们善良的心灵留下创伤,
在他们的一生中,
他们对其他人表现出的同情与善良
就像上帝对一切生灵所表现的一样。
            ——查尔斯狄更斯《雾都孤儿》

好在我也拥有过一段真诚被爱的时光,
每次想起,都觉得美妙,
只是不会再有了,
那样的时刻,那群人,那部分快乐,永远不会再重聚,
大家都洋洋洒洒的奔着自己的路去了,
没有人回头。

没有人会喜欢孤独,
只是比起失望、随欲,以及冷热交替后的纵横来说,
孤独会让人更踏实。
一个人走走停停,冷暖自知,
自始自终,自给自足,
你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
就像不知道什么在等待着自己。

开国大典的时候飞机不够,您说飞两遍,
现在再也不需要飞两遍了,要多少有多少。
这盛世,如您所愿吧,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当年送您的十里长安街,如今已是十里繁荣。
            ——佚名

我曾七次鄙视自己的灵魂,
第一次,当它本可进取时,却故作谦卑;
第二次,当它在空虚时,用爱欲来填充;
第三次,在困难和容易之间,它选择了容易;
第四次,它犯了错,却借由别人也会犯错来宽慰自己;
第五次,它自由软弱,却把它认为是生命的坚韧;
第六次,当它鄙夷一张丑恶的嘴脸时,却不知那正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
第七次,它侧身于生活的污泥中,虽不甘心,却又畏首畏尾。
            ——纪伯伦《我的心只悲伤七次》

若想了解一个人,
就去读他的文字,
看他的摄影,笔迹,听他欣赏的音乐,
大概也会明了四五分。
人的品味,秉性,气格,涵养学识,人生价值观,无不渗透其里。
如此辨识,比道听途说来得更真实。

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得那么好,
但也不会像你想象得那么糟。
我觉得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
有时,我可能脆弱得一句话就泪流满面;
有时,也发现自己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
            ——莫泊桑 《一生》

人一到群体中,
智商就严重降低,
为了获得认同,
个体愿意抛弃是非,
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
            ——勒庞《乌合之众》

世界上有一种英雄主义,
是认清这个世界仍然热爱它。
如果那些事都发生在了我身上,
我可能就会愤然不满人世然后憎恨世界憎恨自己。
他见过太多不美好却选择原谅,
默默绽放把自己的光芒一点点的透漏给这个不公平的世界。
当这个世界还给他一点点善意他珍藏在心里加倍的向世界付出更多。

我承认这种生活的社会价值,
我也看到了它的井然有序的幸福,
但是我的血液里却有一种强烈的愿望,
渴望一种更狂放不羁的旅途。
这种安详宁静的快乐好像有一种叫我惊惧不安的东西。
我的心渴望一种更加惊险的生活。
只要我的生活中能有变迁——变迁和无法预见的刺激,
我是准备踏上怪石嶙峋的山崖,
奔赴暗礁满布的海滩的。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我常幻想 ‘ 风雨故人来的境界 ’。
在风飒飒雨霏霏的时候 ,
心情孤寂百无聊赖 ,
忽有客款屝,把酒言欢 ,
莫逆于心。

我用什么留住你,
我给你贫穷的街道,
绝望的日落,
破败郊区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的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凉。

你可以阴郁,可以懒散,
可以不适时地计较,过分敏感,
可以有些不知足、暴躁、嫉妒、小气,
但要记得拷问自我,
必须追求善良,尽力坦荡,永远正直。

我多想拥抱你,
可惜时光之里山南水北,
可惜你我之间人来人往。
        ——鸢喜

一个人活得幸福不幸福,
一要看是不是能睡着,二要看是不是想醒来。
能睡着,说明心安,此前问心无愧;
想醒来,说明心美,当下正是所要。
人生,也不过是这六字的快活。
            ——《当我放过我自己》

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
他们也知道他们在说谎,
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
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
但他们依然在说谎。
            ——索尔仁尼琴

我懂苦衷,理解难处,
尊重这样那样生活发生烂事的理由
没关系,我不生气,
我只是不服气又无能为力而已。

纸质回信要等一个月,
电子邮件回信等一周
LINE回复一小时
不用等待的人生真忙碌啊。

财富我不要,
希望、爱情、知己的朋友我也不要
我所要的只是上面的青天同脚下的道路。
            ——斯蒂文森

前天我右腿撞到石头,
当时觉得疼了一阵也就没事了,
今天才发现那一块已经青紫。
你能想象吗,
也许等到你四十多岁的某个夏夜,
开车回家,在某个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
你突然反应过来,
十九岁的时候,
那个人说的那句话原来是这个意思。

你不愿意种花,
你说,我不愿看见它一点点凋落。
是的,
为了避免结束,
你避免了一切开始。

我觊觎着宇宙,
但仍放不下这平庸的人间烟火。
后来才明白,
山河辽阔,潮涨夕落,
你也正在世间某个角落。
这些,的的确确足以牵绊着我。

我的前半生是个王子,
后半生是个乞丐,
但是王子和乞丐像一条河的上游和下游,
其实一直同时存在,
只是当下不知道而已。
        ——毕淑敏《苏麦》

姑娘啊,
我的歌儿还没有唱完,
可是我的琴弦已断。
        ——冯至《蚕马》

修行的路总是孤独的,
因为智慧必然来自孤独。
        ——龙应台《目送》

世界变了吗,
其实并没有。
社会看起来是仇富的,
但仇富的本质是仇穷,
权力和钱仍是仅有的被认可的追逐目标。
        ——蒋方舟《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少年就是少年,
他们看春风不喜,看夏蝉不烦,
看秋风不悲,看冬雪不叹,
看满身富贵懒察觉,
看不公不允敢面对,
只因他们是少年。
        ——陀思妥耶夫斯基《少年》

据说这个城市有一千万人口,
有的住在大厦,
有的住在鄙陋的小楼;
可是我们没有一席之地,
亲爱的,
我们没有一席之地。
        ——W.H.奥登《歌》

你住的城市下雨了,
很想问你有没有带伞,
可是我忍住了,
因为我怕你说没带,
而我又无能为力,
就像我爱你却给不了你想要的陪伴。
        ——胡唠

你需要的伴侣,
最好是那能够和你并肩站在船头,
浅斟低唱两岸风光,
同时更能在惊涛骇浪中紧紧握住你的手不放的人。
换句话说,
最好她本身不是你必须应付的惊涛骇浪。

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
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
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
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
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
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陶杰 《杀鹌鹑的少女》

有人请你帮忙,
原指望你帮十分,
结果你只帮了七分,
对方便觉得你不仗义,
反觉得你欠他三分。
许多人间恩怨,皆出于此。
        ————孟非妙

每一次的被丢下,
都让我觉得,
我始终就应该一个人,
一个人生一个人死,
不想喜欢任何人,不想舍不得任何人,
我是最嘴硬的那一个,
但我从来没有舍得真正离开过任何一个人,
从没。

年轻时,
你做了一个决定,
要把自己的生命献给爱情。
后来你没死,
年轻替你抵了命。

我不合群,很少解释,不发声回应。
于是人们对我的所作所为做出评价。
其实那并不构成我的万分之一,
但从那些评价中,
我看到他们自己。

我所有的自负皆来自我的自卑,所有的英雄气概都来自于我的软弱。
嘴里振振有词是因为心里满是怀疑,无情是因为痛恨自己的深情。
这世界没有一件事情是虚空而生的,
站在光里,背后就会有阴影,
这深夜里一片寂静,是因为你还没有听见声音。
        ————马良《坦白书》

要把所有的夜归还给星河,把所有的春光归还给疏疏篱落,
把所有的慵慵沉迷与不前,归还给过去的我。
明日之我,胸中有丘壑,立马振山河。
        ————德卡先生的信箱


都结束了,和2019告别吧~


没有更多啦~

 评论